临鸿当歌

重度CP洁癖/底线―周叶|骸云

不败

高夫尔球杆儿:


本来在磨一块儿靖苏糖,可是写着写着忽然想我爸了(什么鬼
这篇可能没啥笑点,沉痛脸



西皮:没有
梗概:我爸是全宇宙最帅的男人
警告:脏话ooc和bug
弃权:都不是我的


1
林殊被谢玉一剑劈在背上之后往父亲的方向看了看,没看到。他倒进雪里的时候一边想我白叫这么多年谢伯伯了,一边觉得有点惋惜,据说他父帅打仗的时候特别帅,临死前都不给看上一眼。
战场上一直是这样,林殊总想去看看他家父帅的背影,不过从没看到过。
他还记得出门前萧溱潆难得啰嗦的拉着林燮说你多看着点小殊,又过来拉着他说你多看着点你父亲。林殊想笑,看着有什么用啊,况且他们都有亲兵。不过也没说出来过,就板住脸正儿八经的点头,答应下来。
林燮拍一下他的首铠,小东西,就你这样儿还想着照顾我?
这下好了,谁也没照顾好谁,等再碰到母亲大人估计该站一块儿挨骂了。

2
他从梅岭倒进一个漫长的噩梦里。
梦的开始是他悬在地狱上头,抓着父亲的手。父亲说,为了赤焰军活下去。然后他一直下坠,从没到底。
之后的十几年梅长苏没再梦见过林燮。不过他和蔺老阁主曾经聊起过,知道两个人当年有个打架的缘分。
蔺老阁主那天拿了杯酒在手里,一边乐一边跟他说,你爹起名字太随便了,当年看见棵树就管自己叫石楠,我觉得这点儿你随他。还有啊,我早就觉出来那个跟在他身边儿的小医女喜欢他,他就是不认,装吧。哎,老林后来娶那小姑娘了吗?
梅长苏使劲忍才忍住了细问这泼天八卦的欲望,镇定而诚恳的说,没有呀,她嫁给别人了。
蔺老阁主赶紧抓住他手,孩子,这个可不能学你爹,有好姑娘看上你甭管三七二十一先赶紧娶了,知道不。
梅长苏憋着笑,特别认真的点头说好好好。又问,您当年为什么和我父亲过招啊?
蔺老阁主轻咳一声,说哎呀这酒不热了,我去拿炉子,你在这儿坐着别乱跑啊,不许偷喝。
梅长苏当然偷喝了。

3
林殊小时候很忙。忙着玩儿,忙着练武,忙着背书,忙着招猫逗狗,欺负别家的小孩儿。
他不太喜欢在家呆着。父母之间平日里很冷淡,对他也很冷淡。父亲事情多,母亲礼节周全,林殊都不太记得什么时候被抱过了。
不过世家子弟多半如此,有了平常人没有的安定富贵,自然也就没有了平常人的热闹,生在这家便好好过日子,他也不觉得自己多凄惨。
不过有回林殊刚回家,进门发现林燮坐在他屋里吃橘子,看见他就招呼一句,随手扔了个过来。
林殊捧着橘子傻不愣登的坐到父帅旁边,林燮看他没动,伸手又把那橘子拿走,剥好了再递回来。
林殊很懵的看看橘子又看看林燮,林燮被他看的也懵了一下,问,你不是挺喜欢吃橘子的吗。
林殊慢慢的哦了声,低头扯一瓣放进嘴里。
等他吃完林燮就走了,第二天开拔去打复叛的滑族。

4
后来梅长苏带兵回了北境,还是打大渝,不过这次他只有待在帅帐里看舆图的份儿。
以前林燮带他玩过这样的游戏,两个人蹲在地上对着图指指点点。他那时候小,想事情天马行空的,林燮却也认认真真的跟他讲,讲步兵设伏,骑兵冲锋,水火无情,借地势,诱敌深入,以快打快。
那是个令人目眩神迷的地方。
所以他一开始不明白林燮为什么说战场上其实没有这些、战场上只是一群人想要杀死另一群人。
后来他就懂了。但父亲没有跟他讲过被人背后捅刀怎么办,梅长苏猜这是因为林燮太笨,自己就没学会过。
有天夜里他醒过来,披上衣服出了营帐,远远能看见对面的火光。他眯着眼想象在两军间巨大的空旷里有个将军,长枪一甩,勒马回头。
说不出的快意。









给新fo我的姑娘:不请假的话一天至少一更,写啥我说了算。属性如简介,是个喜欢说相声的lo主,如果我的哪篇文你看完一遍都没笑过那你笑点一定比我高太多(x
看文不留言就像睡女人不给钱一样,虽然我像男人一样随♂性,不给钱也行,但是给钱最好
想点梗可以去之前的点梗po留言,如果很萌的话我会写的
id是高夫尔,不过你叫我高尔夫也ok,因为我自己都不太注意看这两个字的顺序
以前的坑,…呃………
可能会给琅琊榜里每个人都写几篇。愿望是好的,拖延症是没法治的
谢fo

评论

热度(2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