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鸿当歌

重度CP洁癖/底线―周叶|骸云

一生

高夫尔球杆儿:


这鬼天太他妈冷了,太他妈冷了
纯粹瞎写报社,憋当真(x
不谈人生,不谈


西皮:妹有
梗概:都是亲人,都是仇人
警告:脏话,OOC和BUG
弃权:都不是我的

1
小时候林殊被皇帝带着骑过马,后来梅长苏骑不了马了。
跟去春猎的时候他远远看着皇帝弯弓射箭,依稀记起那年的情形:他才几岁,老皇帝也不算老,身板儿直,有点风流倜傥的余韵,搂了小孩儿在鞍上坐稳,笑起来的时候胸腔震动,他就也笑。皇帝问他好玩儿吗,他点头。
那时候老爹嫌弃他腿短不许骑马,皇帝就说以后你想骑大马就来找舅舅,舅舅带你玩。
林殊就想,哪个亲戚都比爹妈强,我怎么就生在这家了。
惨啊。
后来他发现了,但凡跟老萧家沾一丁点边,大概上辈子都造了很多孽,投的是个烂到家的胎。
景禹哥。其他几个皇子,要么是残疾的,要么一辈子干不了事只能装傻,要么孤家寡人,要么早早折腾死了。谢家的孩子,爹没了,娘是爹强睡来的。景睿,被叫爹的那个追杀了半辈子,心上又被表哥捅了碗大一窟窿。
哪个不是闻者伤心的苦逼。
富贵闲愁啊,梅长苏叹一口气,喊:
把腰给我挺直了。
言豫津腾一下坐起来。
小庭生腾一下顶起腰。
就梅长苏自己随随便便的,反正也没人管的了他。

2
萧景禹有回问林殊,捧杀懂不懂?
林殊愣一下,点点头。
萧景禹就叹一口气,又摇摇头笑了。
林殊问,你不能处理吗?
祁王答怎么不可以,只是那些人事情该办的都办的不错,我总不能因为他们看不上我就害人家吧。
而且我相信父亲。就算他生气,顶多骂我一顿,吃不了什么苦头。
你要分清楚,小殊,什么是正事。正事指的不是正确的事。
后来梅长苏梦见景禹哥哥,他拧着他的脸,骂,你说说你这些年,没个正事。
他就在梦里陪笑,江左还是…
天下!萧景禹恨铁不成钢,天下,林殊,我说了多少次,你的格局在天下!就说之前受灾,不在你江左,你还觉得很高兴?
梅长苏被他骂醒,灰头土脸的自觉去抄诗:
少时陈力希公侯
许国不复为身谋
许国,不复,为身谋
他如今已不大写得好国这个字。

3
等梅长苏终于能大大方方在老林家的宗祠里拜的时候,还是汇报了很多事的:舅舅弄死了爹和表哥和小姨之后,我弄死了姨夫,舅舅也快弄死了,弄废了一个表哥,弄死了一个表哥。
我自己呢,该娶的媳妇儿给人家耽误了,该照顾的兄弟利用了个遍,害死了一个谢家的妹妹,牵连的小老百姓早数不清。
该为国效力的时候我在跟人斗心眼儿,该挣一个清白朝堂的时候我在想着怎么杀人不见血,该报恩师的时候我拿他留下的遗物去党争。
从前这双手挽弓,如今只能遮着咳出来的血。连那血也都是冷的。
荒诞。
他想着,笑得浑身发抖。
人家都说林家小殊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孩子,结果到死了,活着的人里没有一个是他无愧于心的。
真明亮。
等你们骂我。等你们骂我。七万个伯伯哥哥,一人一句,我都听着。

4
最后一天梅长苏过得一点都不凄惨。冰续草给人三个月回光返照,可不是给人三个月苟延残喘的。
他夜里挑了个小营帐钻进去。仗打到这份上已经没什么技术含量,就看谁堆的人命多,帐子里也就睡的乱七八糟,每个人脸上都是黑黑红红一大片,谁也认不出谁。
第二日早起再攻,他杀了几个人,救了几个人,不过救了的几个也不一定就能活着回家,所以也不算救。
大概午时快鸣金收兵的时候,他一口血吐出来倒在别人尸体上,那尸体哀嚎一声,梅长苏没忍住笑了,说老兄,还没死呢。
那人翻着白眼说急个屁啊,快了。
有啥心愿没了咽不下气?
是啊,没见着闺女嫁人。隔壁欠我的钱还没还,看我死了不定就给赖掉了。唉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你呢,你怎么还不死?
我?也没什么,就是好久没这么快活了,有点不舍得。



完。

评论

热度(949)

  1. 封颗姑苏小桥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图畔姑苏小桥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许国不复为身谋
  3. 禾鬼禾鬼Q姑苏小桥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