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鸿当歌

重度CP洁癖/底线―周叶|骸云

The Asphalt World

安静如鸡:

叶修因为太嘴贱,被神奇的巴拉拉小魔仙黄少天关了小黑屋。


“谁是巴拉拉小魔仙啊!”黄少天人不见了,声音还喋喋不休,“要不是我把你关到这里,你早就遭天劫了好么!”


“所以我到底干什么了?”


黄少天想了想,解释太复杂了,所以概括道:“你嘴太贱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对你的怨念都要化为实体了。”黄少天说,“所以我把最大怨念的宿主放进来了,在这里面他无法伤害你,但你必须尽快解决了他。不然等时间到了一出去,你就有危险了。”


“谁啊?”叶修刚问出口,就有了不祥的预感。


“你最讨厌的人啊。”黄少天有些幸灾乐祸。


叶修转头看去,一个人昏睡在椅子上。哦,刘皓。


“可是,”叶修说,“我不讨厌他啊。”


黄少天说:“那你就跟你不讨厌的人相处十二个小时吧。本剑圣只能帮你到这儿了。”


“等等。”叶修叫住那即将消失的声音,“有烟吗?”


“我不知道呀,”黄少天心不在焉,“这地方不归我管,你问你面前的虚拟AI吧,走了啊!”


空间陷入了黑暗与死寂,只有面前的屏幕还发着光,叶修只好问:“他什么时候醒?”


“他?哦你说刘皓,他早就醒了啊。”这AI声音还真活泼。


……


叶修挺直身板,咳了一声,试图化解这尴尬:“醒了就别装睡。”


依旧是有些命令的口气,刘皓不情愿地坐起来。


“现在怎么办?”叶修问。


“什么怎么办,这怪我吗?”刘皓觉得莫名其妙。


“是怪你啊。你不都听黄少天说了吗?”叶修说着想抽烟,兜里没有,只好问AI,“有烟吗?”


“当然没有!我说你紧张一点啊不然小心出去chua chua chua就被射死了……”


太吵了,叶修挠挠耳朵,按了屏幕上的静音:“你文字显示就行了。所以我现在该干嘛?”


屏幕打出两个字:


聊聊?


聊什么啊……刘皓和叶修都有点无语。


刘皓想坐近一点看屏幕上的字,叶修看了他一眼,刘皓又缩回去了。


刘皓有点憋屈,他仰头靠在椅背上,对着望不到头的虚空发呆。




说什么呢?


叶修不知道,所以宁愿在那儿对着个发光屏叨叨。


刘皓也不知道。


他原本以为如果和叶修有机会单独相处,他会找根棍子把叶修暴打一顿,他没想过“聊聊”这个选项。早年刚进队的时候倒是想过,哇,嘉世冠军队,叶秋,斗神,刘皓想靠近这位大神,想成为和他比肩的副队长。


后来变成了替他出席一场场发布会的副队长。




刘皓听到叶修在对AI说:“能不能换个方法啊,还聊天谈人生,我又不是孙哲平,怎么把他内心的杂念射杀干净啊!”


AI无奈,又打出一行字:那干掉一个,另一个就可以出来了。你会吗?


“会啊。”叶修毫不犹豫。


屏幕这时却朝向了刘皓。


“问我吗?”刘皓想这是什么人性测试,“我不会吧。”


屏幕展现出进度条,像是在计算着什么,片刻便出了结果。




不对啊,测出来如果真的出不去,叶修会选择干掉刘皓的可能性是10%,刘皓选择干掉叶修的可能性是70%。




“哈!”叶修这下真笑了,“还真是……符合现实啊。”


刘皓更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
“不过,”叶修终于看向刘皓,“原来,还有那么30%的不可能啊?”


刘皓也想,这30%,到底是怎么来的呢。


他压着嗓子开口:“叶秋……”


一说话就说错话,把名字叫错了。


他之前也喊错过,叶修退役以后,照样不务正业,开着小号在网游里瞎晃。刘皓有次知道了他的号,跟着一群人去追杀,被灭了。


“靠,叶秋!”刘皓摘了耳机骂道。


“叶秋?是叶修吧。”旁边的人听到纠正。


刘皓一怔,才想起,哦,那才是他的真名。他是很晚才知道的。


多么可笑,好像自己恨错了人似的。


对别人而言,换个名就换,对他却不一样,他咬牙切齿过的,是另一个名字。




叶修也无奈了,拖着椅子坐过来:“行吧,聊聊吧。”


聊聊你的深重怨气吧。


叶修说:“就因为我老骂你啊?”


刘皓该回答却不知怎么回答,这样的理由的确让他显得极度小心眼,于是他说:“毕竟叶哥骂我是因为看重我。”


叶修奇怪地看他:“不是,是因为你做错事。”


想了想他大概觉得不妥,又补充了一句:“呃,当时嘉世的人,我都挺看重的。”


叶修说这话的时候,因为没有烟抽,烟瘾有些犯了。手指在膝盖上一下下敲击着,他这个人,长得也没多英俊,平时更是懒懒散散的样子,就那一双手,骨节分明,说得上是好看。


他以前很想把这双手踩在脚下。


踩着叶修,往上走,把他过往的那些恨与怕都和叶修一起踩到泥里,永不翻身,好证明他自己没有错。




叶修说:“刘皓,这种时候就不要装了吧。”


刘皓泄下气来,他说:“我知道你怪我。现在你赢了,你高兴了吧。”


叶修太奇怪了:“你就成天想这些啊?我高不高兴,怪不怪你,很重要吗?你现在都在呼啸了,你的队长换了三任啊。”


换几任都一样,刘皓觉得自己也挺魔怔的。


“以前觉得你看不起我。”刘皓说。


“这倒没有……”


“是,你只是无视我。”这让刘皓更陷入空虚的愤怒之中。


“没有时间啊。”叶修觉得跟这个人讲不通,“我朋友想活还没活多久,我活着的时候为什么要浪费精力去恨别人。”


刘皓也觉得跟叶修说不通。


这他妈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。


最初起步的时候,谁都以为自己会去向光明的地方,没谁想当个钻营设计的反派。在训练营的时候刘皓也算佼佼者,以为自己所向披靡,然后叶修来的第一次就把他打趴下了。他开始想,这谁啊,邋里邋遢的,还叼着根烟一副屌样。听到人家叫队长才反应过来,忙说:“叶哥真厉害!”


叶修没说什么,披上队服走了。


再后来,就是一路的不顺。叶修可能真没多在乎他,只是因为刘皓在副队长这个位置,才训他最多而已。而刘皓被碾碎的自信心通通变成了玻璃碴子,他抓起来就刺向叶修。


然后自己也握得满手是血。


不过值得啊,至少叶修爬不起来了,滚蛋了,去网吧当网管了,而他刘皓还风光着。


结果叶修又潇潇洒洒回来了,站在高处来蔑视他了,说着你为什么这么不专注要浪费精力。不,不对,不是蔑视,倒像是看一出一点也不好笑的喜剧,看得懵然发问:“这有什么意思啊?”


刘皓服软了,他说:“如果当时在嘉世,我们换种相处方式,可能不一样。”


“不一样?”叶修说,“可人的本性不会变的,只有再次踏上的老路可走。”


“比如现在,”叶修还解释上了,“我们谈谈那70%的可能,你如果有一把刀要杀我,你还要说这不怪你,这是我逼你的。可我不会认错的,我又没错,你就这么无法死心又无法放心。我说,你当恶人也干脆利落点吧。”


刘皓的肌肉紧绷着,他说:“对你不满的又不只是我。”


“对啊。”叶修摊手,“可陶轩都出国了,嘉世换血了,你不一样,你还要打荣耀吧,这种状态,你打得好吗?”


“轮不到你这个退役的操心。”


叶修说:“行吧,不操心。我就想你正常点,你正常点我们也可以离开这里了,以后大路朝天各自走。”


刘皓没觉得自己不正常。


他觉得叶修才有病呢,满脑子荣耀荣耀,当做一生信仰一样。不给回应,也不妥协,像块又臭又硬的石头,三冠后就一路下滑,别人也觉得是叶修这个队长的责任,那踢走他又有什么错。


刘皓想着想着又惊觉,他还真是叶修分析的那个思路了。


不承认自己的错,又抛不下,哪怕到了呼啸了该重来了,还要去看一眼。恨过的人阴魂不散地围绕着他。当他刚以为新生活正在招手时,又便投射下无法摆脱的影子。


叶修说:“我在兴欣时,遇到一个小弟。论年纪来说,起步太晚了,可他真是耿直,让他怎么走,他就往那个方向冲,如果是悬崖,那掉下去就是了。次次都喊必胜,输了也不气,说下次必胜。”


“我挺佩服他的。刘皓,如果我是阻挡你职业生涯的墙,那你就凿过去,跳过去。”


“你不是墙,”刘皓说,“你是……不,我是蛇。”


有一天刘皓睡着了,梦到自己的灵魂变成潜伏的蛇,它想去咬叶修,却不慎反咬了自己一口。毒素蔓延,终至陨没。


这个梦是在他将要离开嘉世时做的。


醒来该走了,他路过房间时看到孙翔正在练习,目不转睛,全神贯注,也没人监督,他累了就屈起腿抱着膝盖发神,过一会儿继续打。似乎有了什么进展,他就高兴地笑。


孙翔这家伙,脾气不好,有时候脑子缺根弦,咋咋呼呼的,像小孩子一样。


他有点看不上孙翔,却没讨厌过他。孙翔也提过叶修临走前说的话,很疑惑:“我当然喜欢荣耀啊。”


为什么小孩子都懂的道理,他却没法明白呢。


刘皓走时回头看着嘉世,他在这里愤恨无比,也洋洋得意过,现在看真是蠢到骨子里。如果再重来……


可从没有什么如果,他只能死于这种反噬的内心痛苦。不能去热爱,也不能去忏悔。


人走过一条危险的窄桥,坠落就无法重返,只能在湍急的深水里,拼尽全力喘一口气活下去。


而刘皓已经掉下去了。


刘皓说:“你别费劲了,还劝我呢。你要是当心理医生,铁定是最烂那种。真要等那什么怨念消除,那我们大概一辈子出不去了。”


叶修说:“好像真的心理医生来了就能治得好你似的。”


“是挺困难的。”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冒出来。


“黄少天你怎么来了!”叶修吓了一跳。


“十二个小时到了啊老大!”黄少天很不满,“我去给你帮忙了好不好!就知道你不行搞不定,总不能让你一出去就被雷劈死吧。接着。”


一个物件被扔了下来,叶修接住一看,一把伞。


黄少天说:“去找喻队申请的避雷针,做成千机伞的样子了,防身防邪魔的。随身带着别脱手啊。”


一道门凭空显现:“现在可以出去了。我说刘皓,你回去真找个医生看看吧,我还以为你因爱生恨呢。”


刘皓没有回答。


叶修似乎想说什么,但什么也没说,还是走了。黄少天跟上去问:“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感想?”


“就是觉得,”叶修的语气似乎有些惋惜,“荣耀这个游戏这么好玩,应该全身心去投入的。为什么要分心到不值得的地方呢。”


“值不值得谁知道呢。”黄少天不以为然。


刘皓也转身走了。


他一步步前行着,快要走入深不见底的黑夜里。


刘皓想,自己会继续恨他吗?在一切过去后。


也许吧,时间从来只留恨,不留人。


end


最后一句话是霹雳里的,具体出处忘了(。

评论

热度(385)

  1. Michiyo去往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