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鸿当歌

重度CP洁癖/底线―周叶|骸云

全职高手-火车快开

啊哒哒罗密欧:

1.



“别动。”有人在他身后说。

那人靠的那么近,几乎是猫在韩文清身后。韩文清认出了这个声音,下意识握紧了拳头。

“别动啊你。”那人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你在干嘛。”韩文清咬牙道。

“前面有记者,我不想说话,你快帮我挡挡。”

“滚。”韩文清简单明了。

“别啊,咱俩什么交情。”

“从我背后滚出来叶修!”韩文清忍着怒火说道。

“你讲不讲道理……”叶修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韩文清一把揪了出来。

通道口的几个记者听到动静朝这边望了过来,叶修还想躲,但被韩文清揪着前襟也不能动弹,只好张开了双手大喊一句有话好好说。

韩文清瞪他一眼,又瞪那边正探头探脑的记者一眼。哼了一声,松了手。

几个小记者八卦心再强烈也挡不住韩文清的眼神攻击,这就败下阵来灰溜溜地跑走了。叶修还在原地满口袋找烟,见此场景,笑了笑,拍拍韩文清说,谢谢了,再见。

韩文清有点郁闷,还是想揍他一顿。


2.

十一赛季决赛,地点在B市。比赛一结束韩文清就退场了,其他人还留着准备向新冠军道道喜,他不兴这套,自己走VIP通道准备回宾馆。

谁知半路遇见和记者躲猫猫的叶修。本来被比赛激起的热血,在此人面前化为一股烦躁。

结果出了场馆,打车时又遇到叶修。

“送我一程。”叶修无耻道。

韩文清也不管他,自己坐到副驾的位子上。挡风玻璃前不知是哪个粗心的乘客留了本电竞之家。韩文清拿起来,一下就翻到了本期大专题。

叶修在后面看得清楚,伸出只手来要求给他看一看。

最近有件大事,那就是电竞之家发刊十周年了。虽然各队平时都有被这杂志黑过,但总体来说对它还是爱多于恨,因此纷纷送上祝福,顺便再口头争下下赛季冠军。

电竞之家的编辑野心挺大,竟然想出了个叶修韩文清对谈的主题。

韩文清什么也不说,只是用霸王色霸气弹了记者一下。

叶修本来也不肯的,别说他已经退役,就算是没退役那会儿他也是从来不搭理记者的。但他家老头子极度不满他消极怠工的态度,骂他既然没事干为什么不干点好事。

感情好,接受采访也算日行一善了。

叶修想,行吧,来个电话采访,随便糊弄两句得了。

那编辑一听乐了,立马屁颠屁颠地跑去敲韩文清,说,韩队啊,叶领队同意接受采访啦!

他怎样,关我屁事。韩文清也是耿直。

“可是……叶领队同意接受采访了啊……”

“那又怎样。”

“他接受采访了啊……”

饶是韩文清也有无语的一刻。于是记者搞了个电话会议把两位大神接线进来,寒暄了两句开始提问,说两位都是第一赛季就出道的选手,对抗了十年,这在其他圈里也是比较罕见的。

叶修:呵呵。

韩文清:哼。

记者:叶神别呵呵嘛,不如来说说这十年间的趣事?后辈们不敢爆料,您总敢吧?

叶修说没看出来你胆子这么大,敢当着老韩的面问他的八卦啊?

“哈哈,韩队不会介意吧?”

“让他说。”韩文清冷酷道。

“别啊,我没什么好说的,我特别尊敬霸图的韩队长。”

记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然而韩文清的呼吸依然稳定,没有丝毫波动。纯爷们,记者佩服。

“韩队呢?有没有叶神的八卦?”

“没有。”韩文清简洁道,过一会儿又补上一句,“我只想打爆他。”

叶修大笑起来。

记者又说,其实有一个十年的对手,已经算是种羁绊了吧?真算起来,两位认识了不止十年?是不是应该追溯到网游时期了?

“嗯,挺多年了。”叶修点了根烟。“像老吴郭明宇他们早就消失得没踪影了。”

“是啊,叶神去年也退役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叶修点点头。

“韩队有什么要说的?”

韩文清说,在与不在都一个样。

“韩队你惋惜吗?没在叶神的职业生涯最后再打败他一次?”

“无所谓。要打他,随时都可以。”

叶修立刻道:“老韩你这口气有点大。”

韩文清不予理睬。

记者继续问,这么说两位在网游中还会有交手咯?

“你猜?”叶修反问。

记者尴尬地笑了笑。随后叶修说:“老韩的话,随时奉陪。”

“所以,对于退役的叶神,韩队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?”

韩文清沉默一会儿道:“你是个好对手。”

“那叶神呢?对这个联盟中仅剩的第一赛季元老,有什么祝福?”

“一如既往呗。”

“哈哈,既然今天气氛这么友好,两位有没有一笑泯恩仇的打算?”

“哼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
3.

“当记者问到两位是否有一笑泯恩仇的打算时,韩文清的冷哼和叶修的冷笑,让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初遇的某个夜晚。当时的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,交手、战斗、各自转身而去,就好像他们已经知道,在今后的岁月中,他们会以相同的姿势与彼此纠缠整整一个十年。而这命运的宿敌,并不会因为谁先退出舞台而终止。他们在沉默中互相对视,一切尽在不言之中。”

叶修笑道:“这记者脑洞有些大。一个电话采访,愣是看出我和你在对视。”

韩文清听他念得也直皱眉头。

叶修继续往后翻,发现后面还有一篇评论蓝雨和微草的,这篇文风就正常多了,全篇喷微草本赛季表现,并预言了一下下赛季一定无缘季后赛。再看作者,左宸锐,叶修大笑。

“今天微草冠军啊,不知这位作者想法如何。”

“你管的真多。”韩文清说。

路上开始堵了,出租车卡在车流中,缓慢爬行着。

车厢里安静得很,一向爱唠嗑的B市司机大概是看到韩文清面色不善,也不敢多言,连广播都悄悄地关上了。叶修陷在后座里,望着窗外,没点正形。

“新杰呢?”叶修问。

“回老家。”

“也是辛苦。过俩礼拜,国家队这边训练又要开了。”叶修顿了顿,问:“怎么,你今年又把体育局给拒了?”

韩文清答不合适。

“知道自己老啊?”

“哼,揍你还是绰绰有余。”

“这不像你的性格啊,你是这种会夸下海口的人吗?”

“幼稚。”韩文清冷冷戳穿他的挑衅。

“呵呵。”叶修笑了几声,陷入沉默。

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,韩文清忍不住回头看了眼,发现叶修也在看他。

“你在干嘛?”韩文清疑惑道。

叶修酝酿了半天忽然说,这都十一年了,一眨眼,就要十二年了,老韩,你的极限在哪里啊?

“你瞎扯什么呢?”韩文清的火气又窜了上来。

以前叶修固然讨厌,却是和他在同一世界里的。而现在,这个退役了的男人,似乎已领先一步,来到了韩文清尚未触碰到的阶段。

叶修站在台阶上,低头看着韩文清。

韩文清不喜欢被人俯视。

“真是永动机?”叶修嘲讽道。

如果是十年前,韩文清早就想摁着叶修的脑袋给他来一拳了。然而现在的他只是将这股冲动化为可以被锁在体内的烦躁。

他冷酷道:“别他妈撩我。”

“哪敢啊?”叶修的眼里迸出一点火星。

韩文清说,我怎么知道哪里是极限,没有走到那一天,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“如果没有那一天呢?”

“那我就一直走。”韩文清加重语气。

“呵。”叶修笑了,摸出烟看了看又揣回兜里,“每次看到你,我都有点后悔退役。”

他的眼睛在黑夜里像某种野兽,让韩文清产生强烈地想要摁倒在地的本能冲动。


4.

叶修在半路下了车。

韩文清抽空摸出手机看了眼职业选手群。里面都在恭喜新科冠军,他也顺手留了句言。微草的人暂时还没有回应,估计直接去庆祝了。

大概是黄少天先岔开了话题,群里的话题愈发往八卦的方向发展。韩文清皱着眉头翻了翻,觉得不太熟悉,便挂了个隐身退了出来。

接下来,联盟里就剩他一个第一赛季的元老了吧。

并非感受不到后浪的汹涌,只是还没有看到退后的信号。韩文清是个好斗的人,和其他战队斗,和叶修斗,也和自己斗。这是他和自己的事,和时间、年龄都没有关系。

前年林敬言退役,霸图给足了面子,过往的选手都发了邀请,过来参加告别宴。李艺博也来了,以前不太敢和韩文清讲话,如今在场面上锻炼了几年,人也油滑了些,坐在韩文清身边也敢主动搭搭话。

谈及退役,他说,不管干什么事真的要分天才和凡人两种的。

也有惋惜,看到别人比赛也会琢磨如果是自己,会怎么做。可是这一步一旦跨出,就只能一路往前,没得回头了。

毕竟是普通人嘛,和韩队你们这些天才是没法比的。不过很荣幸和你们走过一程啊。

韩文清并不认同,在他看来,自己也是一个凡人。要说天才,只有一个,那就是叶修。

与他斗,仿佛命中注定,处处对立,不干到天崩地裂不会罢休。如同站在悬崖上相博,除非有人摔下去,或者整个山崖都坍塌,否则绝不会停止。

说来也会觉得不可思议,也会有惺惺相惜的时刻,然而没有一丝柔情,有的只是相斗的冲动。

火星遇干柴,一直将整片枯林烧尽。


5.

回到宾馆,叶修已经在竞技场开好了房间。

没有言语,战斗法师站在房间中央等待着拳法家。

拳法家鹰踏出五步,霸皇拳强势袭来。

战斗法师不动,一直到拳头逼近咽喉,才一脚踏地,双手舞出战矛,天击!

拳法家开着钢筋铁骨,空手入白刃伸手夹住长矛。战斗法师足下猛击,落花掌搭配圆舞棍,将战矛舞得虎虎生威,逼得拳法家松手推开。

拳法家再上,战斗法师又挡。

猛虎乱舞对豪龙破军,双虎掌对霸碎,千斤坠对强龙压。

龙与虎在相斗,鲜血自额头流下,目眦似要裂开,脚下的大地都在颤动。

斗!

与他斗!

拳法家鹰踏至半空。

战斗法师额前符文闪现。

就是现在,无论过去与未来,都会一样!这是只有叶修与韩文清清楚的事。

伏虎腾翔与蛟龙出海同时放出。

不会停!

拳法家大喝一声,和战斗法师撞击在一起。如一辆高速运行的火车,轰隆隆地一路开下去。


END

评论

热度(1504)